BreaD

一条奔跑着的咸鱼。

双源/梦

-作者小学生文笔,病句多多还请看官们捉虫

-没头没尾的短打,发泄二刷龙三再次被捅刀的怨念。


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他梦见小时候的稚女——那个纯真无暇的山中少年,泪水似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无声地落下。梦中的源稚生伸出手想拭干稚女满面的泪水,好像才发现他在这里的少年攥紧源稚生的衣角,纤瘦的肩头一耸一耸,眼眶还湿漉漉的就惊喜地咧开了嘴角。源稚生将少年圈入怀中,衣襟被以为是泪水的温热液体渗透,直到并不结实的胸膛和顶到极致而进无可进的刀柄,一同抵上源稚生的脊背。风间琉璃死死搂住源稚生,使后者甚至于不能向前倒去而被牢固地钉在刀刃上。与此同时被贯穿的还有十六岁的源稚女,稚气的脸庞上的茫...

2016-10-28

文/永研BE/很远的地方

佐佐木从梦中惊醒,头因为突然坐起而疼痛无比,惊魂未定地环顾四周,发现枕边零零散散地落着白掺黑的发丝——是在被梦魇所控制的时候扯下的一撮头发。佐佐木试图回忆梦中的内容,接着太阳穴又是一阵剧痛,像是要从他的脑内生生掰成两半,使他来不及思考就抱着头滚下了温暖的床铺。地板的冰凉和床角的磕碰让佐佐木打了一个激灵,又被脑内的争斗弄得昏过去。



梦境中充斥着刺耳的尖叫,在短短的昏睡过后,他又醒了过来。看来经过这一番折腾后,床头柜盛着半杯早已冰凉苦涩的咖啡的马克杯也翻下柜子,摔了个粉身碎骨。而里面的咖啡不用说也洒了一地,浸湿了佐佐木的头发,饮料干后焦糖结成了块状,而头发也理所当然黏在了一起。...

2015-01-28

© BreaD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