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eaD

一条奔跑着的咸鱼。

双源/梦

-作者小学生文笔,病句多多还请看官们捉虫

-没头没尾的短打,发泄二刷龙三再次被捅刀的怨念。

 

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他梦见小时候的稚女——那个纯真无暇的山中少年,泪水似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无声地落下。梦中的源稚生伸出手想拭干稚女满面的泪水,好像才发现他在这里的少年攥紧源稚生的衣角,纤瘦的肩头一耸一耸,眼眶还湿漉漉的就惊喜地咧开了嘴角。源稚生将少年圈入怀中,衣襟被以为是泪水的温热液体渗透,直到并不结实的胸膛和顶到极致而进无可进的刀柄,一同抵上源稚生的脊背。风间琉璃死死搂住源稚生,使后者甚至于不能向前倒去而被牢固地钉在刀刃上。与此同时被贯穿的还有十六岁的源稚女,稚气的脸庞上的茫然与烙在源稚生脑海里的那个时刻如出一辙。梦的结尾,鲜血喷薄而出,兄弟骨血交融,轻柔温顺的呼唤和撕心裂肺的咆哮交织。

「兄さん、兄さん… …」不间断、一声接一声,由远至近。

胸口犹在隐隐作痛,源稚生挣扎着坐起身,恰好迎上源稚女脸上错愕过后、转即而逝几近狰狞的狂喜。源稚生还沉溺在震惊之中木然,对方却是环住兄长的脖子贴了上去。「兄さん。」

没有刀戟和血光的拥抱,无论抱多少次、胸前都不会出现血窟窿的拥抱。在流水的沉默中,源稚生自嘲。他是天照命,是太阳,是正义的朋友,是为了大义可以牺牲自己最亲爱的弟弟的皇,可在最后的最后——源稚生同为鬼在源稚女的怀中死去,一生是正义的朋友,死后堕入黄泉的夹缝。他终于想起来了,好一个黑色幽默的笑话!

耳畔,源稚女没有规律、有些急促地一呼一息,纤细的手臂几乎是微不可察地颤抖着,似乎是怕抱得太紧被嫌恶,又生怕会被轻易推开。源稚生有那么一刹那想摸摸弟弟的脸颊是否湿润,手抬到一半却是插进了稚女雪白枯槁的长发中,拢在腰窝处,而另一只手牵住了他的手腕。双鬼吐息心跳交叠于一处。

「ちめ。」这才是源稚生守护的正义罢。

「ただいま。」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1 )

© BreaD | Powered by LOFTER